电子法定货币新世代

电子法定货币新世代

    电子法定货币新世代

    货币是人类发展的重要部分,没有完善的货币制度,就不用谈甚幺贸易、经济。由以物易物、到原始货币如贝壳、到贵金属(如金、银等)所铸的硬币,直至现今的纸币,货币形式已演化很多代。法定纸币的下一代形式会甚幺时候出现?很可能会在我们有生之年发生。

    条件渐趋成熟

    货币制度也有过不少演变。原本的商品货币以至贵金属货币,都是本身就有价值的,到后来的金本位制,就是以政府担保纸币可兑换成某个量的黄金,开始以政府的信用为制度的元素之一。直至现在的信用货币制度,纸币成为发行者对持有者的债务,发行者的信用成为重点。相比以前制度有所不同的是,货币发行量于信用货币制度下灵活度大增,可让政府灵活处理。这是法定电子货币的一个契机。

    贵金属和纸币年代一直都有假币问题,故不同的政府都有防伪措施。比特币的横空而出,为电子货币带来曙光。比特币最引人注目并不是其本身,而是区块链技术。比特币的区块链技术提供一个非常可靠的分散式记账技术基础(详情可翻阅一月廿四日本专栏文章),在此基础发展下,有机会可发展成为一个去中心化、可靠的网络货币架构。

    更甚的是,流动网络技术在这十年间发展一日千里,发展得较好的如内地,网络支付已深入各个阶层。现在在内地主要城市,基本可以一整天不带钱包,以手机照顾衣、食、行的需要。居民对新的支付方式的接受程度更是发展法定电子货币的关键。

    政府发行原因

    发展法定电子货币的好处是甚幺?首先,可减少纸币的印发及流通成本,更增加贸易交易的便利程度和透明度。便利程度方面相信不用多解释。透明度方面指的是电子货币的可追溯性。电子货币可令每一元的拥有权、时间、资金流动等都清清楚楚的记录下来,其应用对政府非常有用。

    对金融业来说,两个很重要而不得不花成本的监管条例为反洗钱及CRS。反洗钱法例的主要目的是防止不法分子透过金融系统洗黑钱,从而需要金融机构主动了解客户背、监察客户交易且向有关当局提交可疑交易的报告。

    CRS源至美国法例FATCA,背景为很多地方的税例要求境外的资产及投资收入等要向本国交税。一直以来实行有相当困难,自美国FATCA推出并“强制”别国的金融机构配合,识别美国公民客户并每年向美国税局申请该些客户的资产和收入,到OECD亦要推出其国际合作版CRS,报告税务资料已成为金融机构的工作之一。

    笔者曾为金融机构作反洗钱及FATCA谘询工作,知道这两条法例对金融机构的负担很重,反洗钱法例亦是香港很多中小企未能开银行户口的原因。电子货币的推行一定伴随着电子身份,如法定电子货币真有一日能推行,每个电子身份的国籍、以往资产及交易记录(甚至犯罪记录),以及货币的流动路径,为政府监管当局提供较完善的记录,大大减轻金融机构负担。

    另外,每个电子身份的资产、交易、借贷等都有记录,亦代表信用大数据系统的形成,令借贷融资更有效率,减低相关的交易成本。更甚的是,政府对经济以至财政措施的推行成效会掌握得更好,例如量化宽鬆后,钱到底有没有流到实体经济?电子法定货币能让政府更易找到答案。

    政府发展趋向

    二○一四年,人民银行已成立发行电子法定货币的专门研究小组,研究其可能性。一六年十一月,人民银行辖下的印製科学研究所开始招聘专业人员,开始筹备“数字货币研究所”。人民银行科技司副司长姚前,也被任命为数字货币研究所筹备组组长。国务院所出的《“十三五”国家信息化规划》首次纳入区块链技术,人民银行亦于一六年十二月廿八日宣布于法定电子货币取得阶段性成果。

    同时,很多国家开始其尝试。一六年一月,英国央行表示研究是否由该行发行电子货币。该行的首席经济学家安迪 · 哈尔丹(Andy Haldane)甚至建议对纸币实行负利率以推行电子货币。

    挪威最大银行DNB已放弃现金柜台服务。根据数据显示,挪威仅6%的人还使用现金,大部分为老年人。跟内地情况相似,挪威基本上已是一个不用带现金出街的城市,所以DNB集团副总裁曾表示每年用35亿挪威克朗去印发钞票,越来越没有意义。

    推行法定电子货币言之尚早,但势在必行。突发奇想的是,银包于将来会变成古董。我们这一代从事银行现金相关业务,甚至合规部的专业人士,会否大受影响?与时并进不被淘汰,是这一代的大课题。

    秒投平台供稿